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首页 > 党史研究 > 资料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锡盟工业发展简况
发布人:锡林郭勒盟党史地方志办公室党史科 发布时间:2020-03-04 来源:口述史 字号:【小 中 大】 打印

 

 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锡盟工业发展简况 

史清海口述,牡丹、陆雅晖采访,陆雅晖整理

 

(史清海,男,汉族中共党员,1950年11月22日出生祖籍河北省玉田县锡林郭勒盟工会原主席。)

工作简历

1968—1971年知青上山下乡;1971—1976年锡盟五金厂工人;1976—1980年盟邮电局职工;1980—1985年内蒙古师范大学函授 汉语言文学本科(期间1982—1985年内蒙古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1985—1993年盟经济委员会秘书、综合科科长、办公室主任(其中:1985年,兼职盟教育学院教师);1994—1999年镶黄旗副旗长;1999—2002年盟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2002—2007年盟工会副主席;2007—2010年盟工会调研员;2010年退休。 

 

我对1978年12月改革开放之后锡林郭勒盟的工业企业改革和工业发展历程有着较为深刻的切身感受,甚至可以说我就是改革开放以来锡林郭勒盟工业发展的亲历者。1985年以前,我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人;1985年,我调到锡林郭勒盟经济贸易委员会(简称“盟经委”,下同)从事经济工作。1993年,我又从盟经委调到旗县,先后在东乌珠穆沁旗和镶黄旗分管城镇经济工作,对旗县的经济发展情况有所了解了。再后来我又从旗县调回锡林郭勒盟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亲身参与了锡林郭勒盟的工业企业改革工作。

在1966—1976年的十年“文化大革命”期间,锡林郭勒盟的经济基本处于停滞状态。1978年12月改革开放之后,锡林郭勒盟的工业发展历程可划分为以下三个阶段:1978—2002年、2002—2012年、2012年11月至今(党的十八大以来)。

一、1978年12月改革开放以来锡林郭勒盟的工业发展“三阶段”

(一)1978—2002年

1978年以前,锡林郭勒盟(简称“锡盟”,下同)的工业企业因为计划经济体制的束缚,产品没有销路、工人没有活力,甚至连工资的发放都很困难。1978年以后,锡盟乘着改革开放的大潮开始对工业企业实行改革。上世纪80年代初,承包责任制开始被引入到锡盟的企业中,企业的领导人由上级主管部门、企业党组织和企业职工三方联合面向社会进行招聘。同时,企业在自身的运行机制上也开始了公司制的探索。当时,盟经委直属的造纸厂、毛纺厂等都面向社会招聘了企业的厂长和经理,在招聘了厂长和经理之后,企业实行了承包制,实行计件工资和计时工资,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这样一来过去的“大锅饭”、铁饭碗就被打破了;职工生产出来的产品只有质量好才能通过验收而且产品的验收合格率还直接影响着职工的工资收入,这样就极大地激发、调动了企业职工的生产积极性。经过改革,企业产品的质量越来越高、企业的效益也越来越好,例如当时锡盟造纸厂的52g图板纸就被评为了全国优质产品。

当时锡盟有几位主要领导曾认为锡盟的基础产业就是畜牧业,后来发现如果没有工业的支持畜牧业的发展是不会稳定的。所以相关部门于1987年提出了一个崭新的发展思路——“一个基础,两个翅膀”,即“以发展畜牧业经济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以畜产品加工业和矿产资源开发利用为两翼”。其中的“矿产资源”包括煤炭以及一些金属矿如铅、锌等,这个阶段的工业发展为锡盟2002年的经济腾飞奠定了比较坚实的基础。

不可否认,从1978年到2002年,锡盟在改革发展的过程中也曾走过了一小段弯路。为响应当时全国“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的口号,锡盟也大力发展乡镇企业,出现了乱开小煤窑等一些不计后果的行为,这或多或少地对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1993年,我调到东乌珠穆沁旗分管工业。当时在该旗的西北方向有一座明胶厂,夏天一刮西北风旗里就会有非常浓重的臭味,出现了很多差不多有小手指头那么大的绿头苍蝇。后来锡盟很快察觉到了这个情况并很快开始对破坏环境的行为进行整治,所以锡盟并未像有些地方那样大力发展乡镇企业,也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我认为在这一点上盟领导是很明智的。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乡镇企业破坏环境也是持坚决的反对态度的。

我分析当时的盟领导能够具有很强的环境保护理念有以下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蒙古民族环境保护思想的影响。锡盟是一个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地区,而蒙古族在历史上就特别重视环境保护,因为蒙古族就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繁衍,其环境保护意识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也是十分强烈的。第二个原因是思维比较超前从而不想付出环境污染的代价。虽然锡盟当时的发展不算太快,但是现在来看坏事反而变成好事了,因为自然资源和自然环境得到了保护。总的来讲,锡盟工业的发展虽然在起步时速度慢了一点儿,但是保护了资源,这对现在锡盟的全面发展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二)2002—2012年

这一时期是改革开放之后锡林郭勒盟工业发展进程中的一个比较重要的阶段。1994年4月我到镶黄旗担任副旗长,分管工业。当时,锡盟正处于工业转型时期,可谓是“思想大解放、经济大开发”。从那个时候开始,锡盟的经济发展确实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在工业领域就是做大产业以实现产业化发展和集群化发展。当时镶黄旗根据盟里的相关要求,在工业发展方面做了两项主要工作:一是发展石油产业,进行石油的勘探和开发;二是发展石材产业,大力开发花岗岩等石材。这两项重点工作主要就是我们做的,到2002年左右石油产业和石材产业都真正形成并发展起来了,经济发展形势好了,人民群众受益了,于是镶黄旗也出名了。有一段时间自治区曾想撤销镶黄旗的建制,一部分牧民和老领导、老干部多次到自治区反映意见,认为镶黄旗是察哈尔八旗之首而且有着300多年的历史所以不能撤。后来随着镶黄旗工业的快速发展,此事也就随之化解了。

从2002年到2012年,胜利煤田、大唐煤化工、上都电厂等大企业都发展起来了,形成了经济合力,对锡盟的经济转型特别是工业的转型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同时对农牧业的发展也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随着经济的转型与发展,工业开始反哺农牧业。据我所知,因为这一时期锡盟经济的发展,锡盟的牧民所享受的各项补助补贴在全区范围内甚至全国范围内都是名列前茅的。同时,通过大产业的调整发展,锡盟的煤、电、油、肉、乳、矿这6个产业集群发展的都很好。这期间虽然出现了个别的贪腐现象,但是由于发现早、治理早故没有给经济发展造成特别大的影响。

(三)2012年11月至今(党的十八大以来)

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我认为这个提法太伟大、太深刻了,这句话也精辟地描述了这么多年来锡盟的经济发展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根据自治区的总体发展思路,锡盟大力发展信息平台、工业园区,在工业生产中推行信息化管理、网络化管理、园区化管理、规范化管理、程序化管理、科学化管理。我通过实地了解得知,目前盟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和煤炭局都设有总的监控室,可以对各个矿点进行监控。企业每天生产、运出多少煤炭以及生产环境等都处于实时监控之下;企业的生产情况、销售情况等当天就反馈到企业的主管部门,大大提高了信息化程度也大大方便了生产管理,把企业关进了制度化的笼子里,从根本上堵住了企业违法的漏洞,防止当初企业因为搞开发而在草原上肆无忌惮地破坏草场的事件再度发生。除了信息化管理之外,锡盟还搞了网格化管理,对生产和环境都设有专人进行管理。所以,锡盟在最近一个时期没有发生大的环境污染事件,不可否认信息化管理、网格化管理在这其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2018年年初,罗虎书记和霍照良盟长都讲了锡盟在今后的两三年中关键是抓大项目的落地,让经济实力有一个更大的提升。从2018年1—3月份的情况来看,锡盟的项目落地情况是可喜可贺的。

  二、努力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并重

2004年7月,原锡盟人大工委主任王永同志组织成立了锡盟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会、防沙治沙协会,对锡盟全盟的生态问题进行调查研究,给盟领导做参谋、做顾问。我也是这个促进会的常务理事。近几年来,我经常下乡,考察调研了胜利煤田、大唐煤化工、上都电厂等企业,他们对环境保护都比较注重。在这些企业中,中国石油华北油田二连分公司在环境保护方面起步比较早,他们从1985年来到锡盟以后,就一直很注重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他们的环境治理特别好,特别是污水治理很有特色,企业的污水排放要经过生态治理净化,他们通过种水草对污水进行过滤,过滤后形成一个生态湖并在湖中养鱼,鱼可食用。另外胜利煤田也很注重对生态环境的保护,他们对矿山进行了外部植被修复,坡上种草、山下种树。当然,也有个别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出现过废水泄漏、毒死牧民牲口等环境污染事件,但后来的自查自纠也还是可以的,现在已经明显改善了。

2017年,有牧民向我和盟里的一些老领导反映当地苏木、嘎查的花岗岩存在滥采滥挖的现象,石头开采出来之后,好的拿走、不好的直接推到山底下,结果山上留下了大坑。后来,我和几个老同志与当地相关部门交换了意见,他们迅速整改,今年没再听说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锡盟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会、防沙治沙协会现在把一些企业(特别是一些来锡盟进行开发的大企业)也吸收、吸纳了进来,还建立了生态恢复基金,由财政代管,专款专用。目前,促进会在克自然保护区选取了很大的一块地方用于生态林的恢复,锡林浩特市的周边地区也都做了这个事情。

站在一个过来人的角度,总的来说,我认为在这一届盟委、行署领导班子的带领下,锡盟未来的发展大有奔头。我对锡盟工业的发展越来越有信心!

(口述时间:2018年4月)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阅读:
党史方志数字馆